猎头人才服务热线:400-6222-973

首页 » 行业资讯 » 老板和手艺人

老板和手艺人

作者:猎头公司分类: 行业资讯 浏览:636次
刚来爱尔兰时,我从没料到会认识他们

出国留学总会经历几个过程。第一步会感慨空气真好、白云飘飘,然后到处转悠,用朋友圈证明这个世界我曾经来过。之后通常会巧遇传统佳节,于是和刚认识的姑娘小伙一起聚餐,接机互相打量对方今后能否继续发展,结果是99%的同学会惊叹于自己的美妙厨艺,即便在国内从来不做饭。晚饭后举起一高脚杯可乐配着月光感叹「岁月静好,青春无限」

——1——

老板其一

认识他们绝对是偶然,要不是当初脑子一热和同学出去做二手贩子,我绝对是一个天天在寝室的死宅。

第一位老板叫Sham,尚且不论是不是真名,认识的朋友都这样称呼他。他老家印度,来爱尔兰做生意有些年头了,第一次见面是在他的童装店里,个子不高配上金边眼镜,鬓角整齐且总有一件浅色衬衫打底,只不过大肚翩翩,可能是经常请客吃饭的结果。

Sham很喜欢和熟人聊天,起码在大家上见到我总会来聊个10块钱的。一次路过他家店没进去打招呼,他便叫住我的名字让我进来;一次坐在路边餐厅,他从窗边路过看到我在,于是晃着脑袋径直走来;还有一次我去吃烧烤,碰到他和别人聊着当年在东北玩泥巴的往事,一看见我就非要让我坐在一起……

印度给我的印象有三样:恒河,接线员,还有就是他。

Sham可以说是做小生意比较成功的了, 除了那家童装店之外还有一家餐厅和几家发廊,之前听朋友说Sham还准备在中东投资开超市,身为几个孩子的爹,他真是精力可嘉。

有一次我路过sham店,碰巧看到他在,便进去告诉他说最近准备弄个网站卖卖东西。给他看了网站模型后,他表示很好奇也想弄一个给他的童装店。于是便随便抓了一个站在旁边的“墨海默德”让我教他。Sham说他比较忙,没有精力学这个而且自己记性也不太好,只是恳请我教他的小助手怎么注册网站。 然后他说还有点事要先走,和我挥手再见时走向路边的一辆出租车。我很纳闷他为什么要开出租车?听他解释后才知道,原来他白天是老板,晚上开出租算是上班。

好奇怪,别人是老板有司机,Sham却是老板兼司机。

——2——

老板其二

第二位老板来自巴基斯塔,据说他现在的英文名是多年前在意大利取的,我们就叫他「安东尼奥」吧。

小安是个大帅哥,如果藏起手上的戒指,不知能俘获多少天真少女的心。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深深的眼窝配上迷人的微笑,无论什么时候穿的都是那么精致,永远一身靓丽西服配上淡淡香水,无时无刻都对别人展现自己的镇定,似乎总想隐藏自己年轻时天天喝到烂醉的不堪往事。

他的小店坐落在市里比较繁华的步行街上,门面虽小但他经营有方,每次送货给他时都说「你看,放在我店里没几天就卖掉了,下回多送来几台嘛」,我也曾亲眼见到他给本来只是问路的路人成功推销了一部诺基亚。若他年轻时能找到一份类似股票经纪人的工作,凭着这份忽悠天赋,墙街里似乎更适合他。

午后生意清静,小东常常开打开店门,自己一人去街对面点一杯咖啡,拿出烟卷一个人眯着眼静静地享受,时不时还和路过的美女打着招呼,配上一缕暖阳,简直就是欧洲小镇最典型的闲适时光。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太喜欢他。有一次送货,我叮嘱说货品有瑕疵,如果不满意可以打折降价。小东放下烟卷拿起货品打量一番说「没事,只要顾客看不出来,我就按原价卖,出了问题再说」

后来没做继续做他家生意,原因很多,但常常会在路上遇到小东,总是习惯寒暄几句。我常对他恭维「你越来越帅」他也回复「是啊,所以没朋友」

——3——

手艺人

两年前,当Sham的童装店还再卖手机的时,有一位银发大叔总在角落里的工作台上修理客户的手机。若不看工作台上散落的螺丝,只关注他专注的眼神,你会觉得他正在做一场外科手术。他叫Gabriel,来自罗马尼亚,几年前从巴尔干半岛「逃难」来到爱尔兰。据他说他之前是名工程师,技术专业手法靠谱,来到爱尔兰没些日子就靠着自己的技艺生存了下来。

Gabriel几乎每天只吃两顿饭,对待工作十分认真,有一次修理完客户的手机只收了30欧,我知道其实新换的配件就已经20欧了,便问他干嘛对自己这么抠门,别人家修都要收40欧以上。Gabriel放下眼镜对我说「Its my principle」 几年后一次有幸和一位成功的女商人坐在一起吃法,过程中聊到了对待business的态度,女商人说年轻时最好别赚蒙混过关逃走的钱。现在每当和客户交易时,我都会想起那位女商人的劝告以及当时Gabriel告诉我他所遵守的原则。

Gabriel是个好人,但上帝却总喜欢和好人开玩笑。一年多前他被查出患上了癌。起初是牙痛, 后来是下颌骨疼痛难忍。开始他以为只是单纯的感冒发炎,还给我说他是一个斗士,这点小毛病打不倒他。Gabriel的确是名斗士,拖家带口从罗马尼亚过来,期间亲人也曾离去,从一句英语不会到现在自由交流,似乎他认为幸福的结局就在眼前。

一次在超市碰见他,消瘦的很厉害,头发已经全白,血丝布满白眼球,更可怕的是他的脖子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肿瘤。他说过几天就要强制住院,还问我知不知道有哪些神奇中药能医治他的病。他慢慢推着婴儿车转过来,给我看他刚出生的小姑娘。也许只有经历过血淋淋的生,才能面对血淋淋的死,Gabriel看着眼前的希望,仿佛自己的生命已经得到了升华。

后来学业繁忙,只能从社交网络上看见他躺在医院病床上自信的微笑,真想哪天去和他道别,起码对得住朋友一场。

但现实总给我们惊喜,几个月后Gabriel竟成功康复出院了!除了满头的白发,身体恢复的和之前一毛一样,简直就是奇迹。后来在大街上遇到他,上去就是一个拥抱,他说医生让他别再工作,毕竟斗士也应有休息的时光。也许在不惑之年的道路上奋斗了5年后的他,终于肯给自己放长假。挥手向他道别时,除了他满脸的微笑,我还发现他婴儿车里又多了一位宝宝。

有人说台球桌上,只要打出第一颗白球,

其他球的运动轨迹就已经确定了,剩下的就是等待他们相互碰撞。

遇见他们和你现在看到这篇日记一样,

也都是上帝安排好了的,我们只不过都是在早已注定的情节里穷尽一生时光。

也许只有经历过血淋淋的生,才有勇气面对血淋淋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