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头人才服务热线:400-6222-973

首页 » 行业资讯 » 高情商的人都是怎么拒绝别人的?

高情商的人都是怎么拒绝别人的?

作者:猎头公司分类: 行业资讯 浏览:626次

1.jpg

  作为高管公司猎头,每次我们为客户的公司选择CEO的时候,我们都要向数十位我们之前面试过但没有录用的候选人通知被拒的坏消息。

  这是件很敏感的事情,因为我们拒绝的每个人——通常都是男性——都是CEO 或者可能成为CEO,这就意味着他可能是我们未来的客户,是我们不想得罪的候选人。多数情况下,他都会有很强的自尊心,不习惯被拒绝的滋味。

  我们的目标是,每次我们传达这个坏消息时,都要让对方对我们的公司和我们客户的公司有个比此前更好的印象。

  我们的做法是指出对方与最终胜出的候选人之间的客观差别,并说明这一点是董事会最终做出选择的决定性因素。这给对方落选提供了一个能挽回面子的借口。

  接着,我们将他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未来的机会上。我们的拒电可能是这样的:

  约翰你好!我是陈愉。我打电话是通知你,ABC 公司董事会刚刚录取了张某作为下一任CEO。

  董事会最终决定,因为海外扩张是公司策略的主要焦点,所以张某的欧洲经历成为了雇用她的决定性因素。

  但是,董事会对您印象非常深刻,我和我同事也是如此。我们非常高兴能有这个机会了解您,如果下次我们有合适的机会还会联系您,您看可以吗?

  对大多数候选人来说,猎头的过程都会让人经历很大的感情波动。不管候选人自尊心多强,大多数人内心还是隐藏着一些不安全感,而猎头的过程经常会激发这种不安全感。

  因为我们作为猎头,通常是决定着生杀大权的,所以候选人对我们都察言观色,总是在尝试探寻自己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因此,我们在对团队中所有会与客户或候选人有接触的成员进行训练时,都会贯彻如何实施“语气就是一切”的原则。

  “语气就是一切”,这是我们都能借鉴的经验。

  人们后来不记得你说了什么,但是他们会永远记得你留给他们的感觉。不论你给别人的信息是什么,都要充满关心和尊敬地去传达。

  语气就是一切,语气得当能维护对方对你的好感,也适用于婉拒应聘者。不过,同理心的作用不仅仅在于赢得他人的好感。

  同理心的根本是倾听的艺术,而倾听的确是一门艺术。

  你可能会觉得:listening?这不就是个生理功能吗!其实不然。Hearing 是个生理功能,是你耳朵的任务。Listening是一个由大脑完成的心理功能,它的影响很强大。

  有些人从来不听别人说话。你们都知道这种人。当别人说话的时候,他们就等着轮到自己说。这种人处处都不讨喜。

  很多人认为,锻炼同理心意味着在别人说话的时候,你应该保持安静,礼貌地点头表示赞同,并且时不时加上一句;“让我确认我听明白了,你说的意思是… …” 然后重复一遍他们的话。

  上例为“语气就是一切”提供了良好范例,但同理心远不止倾听别人那么简单,同理心还在于与人交往之诚心。

  美国伟大的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也是传奇式的沟通者,非常擅长赢得朋友、影响他人。

  你知道人们谈到他最先说的是什么吗?当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会觉得他真的理解你。他给你百分百的注意力。

  “我的一生中,一直都对他人的故事感兴趣,”他在自传中写道,“我想了解他们,理解他们,感受他们。”

  我十分赞赏励志演说家Osama El-Kadi说的这段有关克林顿的很简单的话,当时,克林顿刚刚在一个会议上做完一段电视讲话,讲话结束后,克林顿总统开始接受提问。

  在提问者中,有一位女士讲着一口蹩脚的英语。当天早些时候,她拿起话筒提问时,长篇大论地讲了好几分钟,没人听明白她想问的或者说的是什么,大家都哄堂大笑。

  当克林顿提问时间开始后,她再次举起手来问问题。主持人示意她要控制时间,言简意赅。

  这位女士接过麦克,又开始碎碎念。这次,似乎还是没人能听懂她说的是什么。人们开始笑,起哄。鼓倒掌让她别说了。几分钟后,主持人切断了她的麦克,把提问时间交给了其他人。

  人们热烈赞成主持人的做法,毕竟没人愿意当着总统的面出丑。

  我们大家都在笑,不赞同这位女士的做法,但是只有一个人没有笑,那就是克林顿总统。事实上,镜头中的他向前探着身子,把手放在耳旁,聚精会神地听着她的话。

  三十分钟后,总统回答完了其他观众的问题。当提问时间结束时,他很有礼貌地说:“在结束之前…早些时候,有位女士问了我一个很长的问题,这个问题事实上很重要,我想花几分钟谈谈这个问题。”

  大厅顿时安静了。克林顿总统接着说:“事实上,这位女士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他接着总结了一下她讲话的要点,“是关于发展中国家家庭的问题(所有观众都不知道)。”

  克林顿总统主动请求回答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还是他从这位女士被观众打断之前含糊不清的言语中自己拼凑出来的。

  现在,我开始从这位领导大师身上理解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他通过倾听的艺术想教给我们的是,当我们评判任何人或者任何事的时候,我们就不再倾听别人说话了。似乎这种评判行为会激发我们耳中的一些化学物质,让我们从生理上无法再听进别人的话。

  预先评判似乎是地球上所有罪恶之母。

  要解决世界上的问题,似乎除了捡回这门被遗忘的倾听的艺术,不再在别人开口之前就妄断他人,别无他法。这就是我那天学到的,我希望自己永远不会忘掉。

  在一个我们都在忙于同时进行多项任务、被电子产品分神的时代,克林顿总统用我们都不具备的一点建立了自己的事业:足够关心别人,真诚地看着他们,真正地倾听。

  当你真的注意别人的时候,人们能够真切感受到,并且热爱这种关注。

  但是这里还有更深刻的一课:克林顿总统是一位卓越领导者,不仅是因为他对每个人都很尊重,而且他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他足够谦虚,能够认识到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他学习的地方。

  通过给我们生活中的每个人百分百的注意力,我们可以创造更深厚的联系。这意味着在别人讲话的时候主动观察别人,解读他们的肢体语言,感受他们话语背后的信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每个人都有值得别人学习的地方。